审判领域的“缉毒战士”

发布时间:2017-01-10 | 来源:本站 | 作者:原创 | 浏览数:15103 次

 

 

李浩浩。王昌辉 摄

李汉?#21360;?#29579;昌辉 摄

    南方日报讯 (记者/卢慧 通讯员/卢?#21152;ǎ?#35828;起毒品犯罪,大部分人想到?#30446;?#33021;是抓捕毒贩时惊心动魄的场面,却很少有人想到,法院审判毒贩也在进行着一场场没有硝烟的战争——与毒贩?#20998;?#26007;勇,庭审中挖掘事实真相;深化审判管理,维护和彰显公平正义。

   惠州中院刑一庭是惠州审理毒品案件的主战场,尤其是2013年“雷霆扫毒”六大集群战役打响后,案件数量激增,年均审理逾百宗。刑一庭的法官李浩浩、李汉加年均审理毒品案件数十宗,是名副其实的“缉毒战士”。

   让负隅顽抗的被告说出“我认罪”

   “我没意见,我认罪!”在庭审中,被告人的认罪似乎稀松平常,但对于李浩浩审理的一宗涉毒案件来说,这一句认罪的话实属不易。

   2013年4月的一天,龙门县龙江镇一个鱼塘里漂浮起一大片死鱼,塘主?#20063;?#21040;肇事者赔偿,一怒之下报?#21496;?#28982;而,这一桩死鱼案却牵出一宗毒品案。原来,是有人在鱼塘附近的果场内制造氯胺酮,制毒产生的污水流入鱼塘,导致鱼大片死亡。警方?#31243;?#25720;瓜,一举破获涉毒案。

   氯胺酮俗称K粉。不少K粉制造原本集中在惠州惠东,随着缉毒风声?#25112;簦?#21046;毒团伙逐渐向周边地区扩散,龙门是其中一个点。2013年3月至4月,以阮某华为核心、包括制毒师、运送司机和其他帮手若干的?#21697;?#27602;团伙,多次在龙门多个隐蔽地点制造、贩卖K粉,直至被警方抓捕。

   “案件审判过程很顺利,除了一名被告人。”李浩浩说。被告人刘某灵?#21592;?#35686;方抓捕到侦查阶段,甚至在法庭上,一直否认参与制毒。庭审中,李浩浩拿出团伙多名成员的证?#25163;?#38382;刘某灵,多项证据指出刘某灵参与了运输制毒原料等辅助性?#26041;凇?ldquo;我没意见,我认罪!”1个多小时的对峙后,刘某灵的负隅顽抗最终被瓦解。

   李浩浩说,案件审理中,如果相关人员的证言、证?#22763;?#20197;相互指认,其他视频资?#31232;?#36890;话记录、银行转账记录等犯罪证据能够形?#36175;?#25972;的证据链条,嫌犯仅靠“死不认罪”是没有用的。

   为喊“刀下留人”的死囚?#22411;?#27515;刑

   “刀下留人!”2014年5月23日,在惠州中院召开的死刑宣判执行会上,死刑犯刘某彪在宣判后大呼冤枉并称有重大立功举报。包括法官李汉加在内的合议庭进行短暂合议后,决定暂停死刑执行程序,刘某彪被押回?#35789;?#25152;。

   刘某彪是惠东平山人,2014年刚40岁,有3个孩?#21360;?#20182;被指控从2010年开始领导一个制毒团伙制毒4次,涉及制造毒品102公斤,一审被惠州中院判处死刑。2012年,刘某彪不服判决并上诉?#28966;?#19996;省高级法院,二审维持死刑判决。后经报最高法院审查?#20439;?#27515;刑。

   被押赴?#22363;?#25191;行死刑的死囚,因喊冤?#22411;?#20102;执行,这样的情况在惠州是唯一一例。“死刑是非常严肃的,人命关天。”李汉加说。

   几个月后,相关资料核查后显示,刘某彪立功举报内容不实,再次报经最高法院审查?#20439;记?#21457;死刑令。“虽然刘某彪最终被执行死刑,但这一波折的过程体现出死刑执行是一项程序复杂而严谨的工作。”李汉加说。

   在毒案审理中构建精细审判机制

   2013年,广东2000余名公安和边防武警以惠州为主战场,同时在5省10地开展收网行动,成功侦破公安部督办毒品目标专案,摧毁3个特大?#21697;?#27602;犯罪团伙,打响“雷霆扫毒”六大集群战役“第一枪”。也就是在这一年,惠州毒品案件审理数量激增,占当年收案数70%,有关涉毒案件审判的一系列问题随之而来。

   “毒品的纯度再?#20572;视?#30340;法定刑幅度也不能降格,但对于量刑仍有影响。”李浩浩说,在惠州审理的涉毒案件中,液态毒品、固态毒品、固液混合状毒?#26041;?#26377;,这对毒品含量鉴定及接下来的量刑造成困扰。因此,李浩浩主导起草《关于毒品含量鉴定的指引》。

   李浩浩组织起草《关于办理毒品案件审查证据的指引》,就如何认定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身份的证据,毒品查扣程序、称重程序等作出实操指引,进一?#28966;?#33539;公检法系统对涉毒案件的办案流程。

   “近几年在涉毒案件管辖问题上也作了明确。”李汉加介绍,目前涉毒面临刑期约三年左右的涉毒案件由县区法院审理,涉毒数量在200克以?#31232;?#38754;临十五年以上或无期或死刑的案件统一归由惠州中院审理。

   “不休息法官”“奶爸法官”年办毒案数十宗

   “每一宗涉毒案件从开庭前起就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。”李浩浩说,从看起诉书了解案情,到为可能判处无期及以上徒刑或家庭条件较差的被告指定辩护人,再到发传票、给辩护人阅卷,开庭前一天还需再次阅卷,这些都只?#21069;?#20214;审理的1/3工作而?#36873;?/p>

   毒品案件取证难,一定程度?#35272;当?#21578;人口供,但庭审中往往情况百出,被告人或?#21697;?#35777;供,或避重就轻,需要法官随机应变根据当时情况来讯?#26102;?#21578;人。同时,毒品案件往往团伙作案,一个案件涉及被告人少则十几人、多则数十人,审理?#35759;?#36739;大。

   开庭完毕后,更细致的笔头工作还有待法官完成。从再再次仔细阅卷到撰写审理报告,确定案件主犯、从犯以及量刑。至此,一项庞大而细致的工程才算完成。

   加班对于李浩浩、李汉加来说是?#39029;?#20415;饭。从2008年任职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至今,李汉加年均办案超过100宗,最高峰当年办案170余宗。“周六保证不休息,周日休息不保证”已成为李汉加自嘲的“名言”。

   2013年,李汉加被评为惠州市第三届“十佳法官”。李浩浩2013年任职惠州中院刑一庭法官,在?#23637;似?#23376;怀孕的日子里,办案数量?#21592;?#25345;在刑一庭前列,被同事称作“奶爸法官”。

   二人所在的刑一庭主要审理毒品、涉黑、危害国?#19968;?#31038;会安全、绑架等暴力犯罪案件,刑事审判压力空前。近年来,李汉加审理毒品案件超200宗,李浩浩审理毒品案件超100宗,是审判领域名副其实的“缉毒战士”。

体彩f福州11选5走势图